文|中国品牌杂志

他是“没头脑”和“不高兴”之父;他翻译了《夏洛的网》《安徒生童话》等世界儿童文学经典,总字数逾千万字。他集翻译家、作家、诗人、编辑家、出版家于一身,是“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先驱者”。他将儿童文学翻译和创作视为毕生事业,辛勤耕耘八十载,作品影响了几代中国儿童的成长。

2022年9月22日晨,著名出版家、作家、翻译家任溶溶在上海逝世,享年100岁。

任溶溶生于1923年5月,1942年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,童年发表第一部翻译作品开始,80年来,任溶溶全身心地投入儿童文学事业,翻译和创作了大量作品。

“我翻译许多国家的儿童文学作品,只希望我国小朋友能读到世界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,只希望我国小朋友能和世界小朋友一道得到快乐,享受好的艺术作品。”

“为孩子写作首先当然应该熟悉孩子,熟悉他们的生活、他们的心理、他们的想法。怎么熟悉孩子呢?就要和孩子交朋友,跟家里的孩子交朋友,跟周围的孩子交朋友,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,那就是小时候的自己。”他曾这样说。

他的儿童诗《怎么都快乐》也被选入了人教版语文教材,陪伴着今天课堂里的00后。

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只花了半个小时创作

任溶溶最受孩子们欢迎的作品之一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只花了半个小时创作。当时在出版社担任编辑的任溶溶,经常要去少年宫给小朋友们讲故事。他本来讲的都是翻译过来的外国儿童故事,讲着讲着,自己脑子里也开始形成了一些儿童故事。

1956年1月,《少年文艺》编辑向任溶溶约稿。任溶溶来到南京西路的上海咖啡馆,要来一杯咖啡,铺开稿纸,奋笔疾书。他曾回忆:“角色都从生活中来,自己就是那个‘没头脑’,常常糊里糊涂的。不高兴嘛,我的孩子有点倔脾气,叫他做什么,他就会说:‘不高兴!不高兴!’有一次,在少年宫和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这个故事竟然突然自己就跑出来了。小朋友们特别喜欢,后来出版社也听说了,他们就让我写下来,我在咖啡馆里半个钟头不到就写出来了。”

因为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在语文二年级上册教材上被推荐,2017年,这本书还卖到脱销,浙江少儿出版社连续加印40万册。

所获荣誉

因为在儿童文学领域的成就,他曾被授予“陈伯吹儿童文学奖”杰出贡献奖、“宋庆龄儿童文学奖”特殊贡献奖、中国翻译协会“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、上海文艺家终身成就奖等荣誉。

今年5月,他刚过了100岁生日。中国作协主席、中国文联主席铁凝,中国作协党组书记、副主席张宏森向任溶溶致贺信,代表中国作协向他表示祝贺。

在作家、诗人高洪波眼中,“任溶溶先生向我们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、不老的童话,他用自己的生理年龄证明儿童文学工作者社会年龄和心理年龄,乃至事业年龄拥有两个非凡的字——年轻。”

“任老有一次问我:你们写作是不是提倡主旋律?他说,童年的主旋律是快乐,人生的主旋律也应该是快乐。他的一辈子谱写着快乐的主旋律。”儿童文学作家张弘说。

任溶溶曾说,“有人说,人生是绕了一个大圈,到了老年又变得和孩子一样。我可不赞成‘返老还童’这种说法,因为我跟小朋友从来没有离开过。”

今天,一辈子的“老顽童”驾鹤西去,他在文学作品中留下的快乐的旋律,还会影响一代又一代儿童。

综自:中国青年报、钱江晚报、上观新闻

责编:高万鹏

文|中国品牌杂志

他是“没头脑”和“不高兴”之父;他翻译了《夏洛的网》《安徒生童话》等世界儿童文学经典,总字数逾千万字。他集翻译家、作家、诗人、编辑家、出版家于一身,是“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先驱者”。他将儿童文学翻译和创作视为毕生事业,辛勤耕耘八十载,作品影响了几代中国儿童的成长。

2022年9月22日晨,著名出版家、作家、翻译家任溶溶在上海逝世,享年100岁。

任溶溶生于1923年5月,1942年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,童年发表第一部翻译作品开始,80年来,任溶溶全身心地投入儿童文学事业,翻译和创作了大量作品。

“我翻译许多国家的儿童文学作品,只希望我国小朋友能读到世界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,只希望我国小朋友能和世界小朋友一道得到快乐,享受好的艺术作品。”

“为孩子写作首先当然应该熟悉孩子,熟悉他们的生活、他们的心理、他们的想法。怎么熟悉孩子呢?就要和孩子交朋友,跟家里的孩子交朋友,跟周围的孩子交朋友,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,那就是小时候的自己。”他曾这样说。

他的儿童诗《怎么都快乐》也被选入了人教版语文教材,陪伴着今天课堂里的00后。

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只花了半个小时创作

任溶溶最受孩子们欢迎的作品之一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只花了半个小时创作。当时在出版社担任编辑的任溶溶,经常要去少年宫给小朋友们讲故事。他本来讲的都是翻译过来的外国儿童故事,讲着讲着,自己脑子里也开始形成了一些儿童故事。

1956年1月,《少年文艺》编辑向任溶溶约稿。任溶溶来到南京西路的上海咖啡馆,要来一杯咖啡,铺开稿纸,奋笔疾书。他曾回忆:“角色都从生活中来,自己就是那个‘没头脑’,常常糊里糊涂的。不高兴嘛,我的孩子有点倔脾气,叫他做什么,他就会说:‘不高兴!不高兴!’有一次,在少年宫和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这个故事竟然突然自己就跑出来了。小朋友们特别喜欢,后来出版社也听说了,他们就让我写下来,我在咖啡馆里半个钟头不到就写出来了。”

因为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在语文二年级上册教材上被推荐,2017年,这本书还卖到脱销,浙江少儿出版社连续加印40万册。

所获荣誉

因为在儿童文学领域的成就,他曾被授予“陈伯吹儿童文学奖”杰出贡献奖、“宋庆龄儿童文学奖”特殊贡献奖、中国翻译协会“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、上海文艺家终身成就奖等荣誉。

今年5月,他刚过了100岁生日。中国作协主席、中国文联主席铁凝,中国作协党组书记、副主席张宏森向任溶溶致贺信,代表中国作协向他表示祝贺。

在作家、诗人高洪波眼中,“任溶溶先生向我们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、不老的童话,他用自己的生理年龄证明儿童文学工作者社会年龄和心理年龄,乃至事业年龄拥有两个非凡的字——年轻。”

“任老有一次问我:你们写作是不是提倡主旋律?他说,童年的主旋律是快乐,人生的主旋律也应该是快乐。他的一辈子谱写着快乐的主旋律。”儿童文学作家张弘说。

任溶溶曾说,“有人说,人生是绕了一个大圈,到了老年又变得和孩子一样。我可不赞成‘返老还童’这种说法,因为我跟小朋友从来没有离开过。”

今天,一辈子的“老顽童”驾鹤西去,他在文学作品中留下的快乐的旋律,还会影响一代又一代儿童。

综自:中国青年报、钱江晚报、上观新闻

责编:高万鹏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